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专家风采
车神 张帆不凡
2017-06-12

曾是中国首个奔驰总部终身设计师

来广州6年组队设计最“红”中国车

张帆的办公室有很多汽车模型

张帆

张帆主导设计的GS4汽车

在广汽集团,41岁的汽车设计师张帆无疑是一张耀眼的名片。2011年,作为首位华人奔驰终身设计师的他,被广汽从德国总部“挖”回广州。

在广汽内部,被称“设计男神”的张帆有一个被人津津乐道的段子,他的年薪底薪百万元起,比广汽老总还高3倍。每个工作日早上7时多,张帆从珠江新城的家出发,开着自己设计的GS8驱车30多公里,来到番禺广汽研究院。张帆说,做设计师最大的自豪感和成就感是,他只开自己设计的车。来广州6年的一大变化是,在路上,越来越多的人在开传祺。

在番禺化龙,广汽研究院912办公室,身高1.7米左右的张帆坐在黑色真皮沙发上,他穿着纯黑衬衫,戴着迪奥的玳瑁眼镜,腕上戴一块不锈钢表壳的iwatch手表。张帆给人的印象,外刚内柔,不乏品质感。  

29岁成奔驰终身设计师

2004年冬天,德国,斯图加特。那一天,正好是张帆生日,设计部部长史蒂夫·马丁走向他说,“这或许是给你最好的一份生日礼物”,他递给张帆一份续签的奔驰终身设计师合同。

这份合同意味着张帆可以在奔驰工作一辈子,“只要你不愿意离开,公司就不会把你炒掉。”

那一年,张帆29岁。与他同期进入奔驰的年轻设计师中,唯有他拿到了终身合同。

张帆分析,自己之所以能获得终身合同,主要有两点:首先他不是最优秀的,但是他的学习能力和成长力强,有团队精神;其次奔驰强调多元化文化背景,张帆背后的中国代表着巨大的市场。

大二开始靠奖金养自己

1999年,在四川生活18年后的张帆考入了同济大学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工业设计系。原本张帆高考的第一志愿是建筑专业,虽然他后来没有考上建筑专业,但张帆还是得以去了学校的工业设计系。

张帆从大二开始就没向家里要过生活费,都是靠设计奖金来生活。大五时,他参加了一次汽车设计比赛,那是他第一次对汽车设计有了基本的认识。

大学毕业时,张帆听了当时中央美术学院教授、被称为“中国工业设计之父” 柳冠中的讲座,觉得醍醐灌顶,决心师从柳冠中。当时,中央工艺美院还没被清华合并,报考分数比清华还高,但幸运的是,临时起意考研的张帆成功考上了。

在研究生阶段,从没出过国的张帆人生第一次出国参加德国一家汽车杂志的设计比赛,就获得最佳设计奖。

在比赛休息时,就有奔驰高管问他,愿不愿意毕业后来德国奔驰工作。这在当时的张帆看来,这好像“天上掉馅饼”一样的好事。

在得到高管的口头承诺后,张帆开始了漫长的书面申请和流程等待,与此同时,张帆在同级的40多名研究生中,获得了留校教书的难得机会。当时,中央工艺美院已变成清华大学工艺美院,执教清华,是很多人的梦想。

张帆必须在两者间抉择。但直到2002年8月,张帆奔驰的邀请还没有来。张帆把心一横,用自己从德国拿到的设计奖金,赔了学校的违约金,专心等待奔驰的offer。

一天夜晚,他突然听到那台旧传真机响了起来。传真机传来的,是奔驰给他的人生第一份工作。张帆说,这份offer给了他毕生难忘的“钻心的痛”,他一生中,只有一次,如此喜悦地痛。

36岁回国组“广汽荣耀”

张帆说,自己至今人生主要有三次重要选择,一次是去选择读研,而不是工作或出国;一次是选择坚持,等待奔驰的机会;一次则是选择改变,决定回国选择广汽作为人生新平台。

“在奔驰这些大企业,哪怕我很努力,似乎都躲不开一层职业晋升的玻璃屋顶,相比之下,回国发展,自由度和发展空间更大,更有吸引力。”

2010年冬天,张帆发现当时的中国汽车市场,正在迅速崛起。从没在广州待过的张帆,抽了一天时间来到了当时还在华南理工大学校园内的广汽研究院。来到广州让张帆觉得这里的气候太好了,冬天树木还郁郁葱葱,这里有蓝天、美食,他就对广州充满好感。

2010年圣诞节的当天下午,一通电话从巴黎打给身在德国的张帆。来电话的人是PSA公司(标致雪铁龙)的一位全球副总裁。对方询问他对PSA给出的亚洲设计总监职位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如果是薪水问题,对方愿意再加。此时,张帆手里不仅有PSA亚洲研发中心,通用中国的offer(职位邀请),还有很多其他中国企业渴望录用他。

然而,谁也没想到,张帆最后的选择是广汽。张帆说,广汽当时并非财大气粗,给出的薪水也仅处于中下水平。而且,张帆只来过广州一天,广汽的领导也只去过德国跟他聊了一天。

在张帆这个长在四川,曾经在北京、上海、德国待了多年的海归眼中,他与广汽可谓“一见钟情”。张帆决心携带着妻儿来到广州,当时,他的儿子才3个月大。

初到广汽时,虽然张帆曾预估国内的设计团队会跟奔驰有一定的差距,但真去到单位,他还是“后背一凉”。比如,一个年轻的设计师连汽车的透视关系都画不好,图片拧成了麻花。但张帆并没有灰心,他觉得国内的年轻人学习能力很强。

如今,张帆的设计团队已经有三百多人,GS4、GA6、GA8、GS8等新车,都是张帆团队交出的漂亮答卷,传祺成为广汽集团利润贡献最高的品牌。而张帆自己在广州不仅安家立业,3年前,他还有了一个宝贝女儿。

对话:设计汽车如戴着镣铐起舞

怎样理解设计师在汽车中的位置?

张帆:设计师的角色更像是特种兵部队,人员构成不用很多,但必须是一支精兵强将,且执行人都是企业最高核心人物,某种意义上,一支特种部队就可以挽救一个战局,我们就是要用最小的代价达到最大的效果。

你觉得到2045年,驾照会变为一张废纸吗?

张帆:无人驾驶一定是个趋势,我们现在已经做相关的准备。但无人驾驶,真正从技术到实际产品应用,还有很长一段时间,不可能一蹴而就,因为交通状况太复杂。不同的交通工具,首先可能实现无人驾驶的是货车和公共交通,最后才会是私家车的无人驾驶。

我希望到了无人驾驶时,可以让人有空打盹,发朋友圈。

你招人时有什么要求?

张帆:汽车设计师是一个非常专业、需要有很强自律性的行业。设计师不是艺术家,不能说有艺术创作的心情来了,就不眠不休创作一些作品,没心情时,什么都做不出来。

设计师创作时候部分需要灵感和激情,但更多时候,设计师是在规范限制之下,像一个戴着脚镣手铐的舞者,要跳出最好的舞蹈。做设计,要考虑工艺法规,成本质量等限制,这就要求设计师在夹缝中找到一条最好的路。

设计凸显广东元素

2015年,张帆主导设计的GS4轿车成为中国汽车界畅销“网红”,更在国内外知名汽车设计比赛中开创了多个国产车的第一。GS4汽车获得日本顶级汽车杂志颁发的“2015最佳中国量产车奖”,这是该杂志首次给中国品牌颁布国际设计领域大奖。

而在今年,张帆主导设计的GS8汽车也受到了市场的强烈关注,极有可能成为GS4后的另一个爆款。

著名车评人青主说,“GS8之前,本土品牌当然也有不少出色的设计,但顶多只是漂亮而已,GS8却已经超越了这个境界,开始拥有强大的气场——这在本土品牌是第一次。”

而在张帆看来,GS4、GS8设计成功的关键因素就是他了解用户的需求。GS4的设计师都在30岁,就是这款车型的用户。在设计时,他们把这款车当作生活中的座驾。

张帆还介绍:“GA6的前脸像舞狮里的南狮,这是我对外提及最多的广东设计元素。GA6的前大灯,叫南狮眼,神态上也与广东的南狮相似,表现出威武的形象。这种理念,源自中国文化中。门神、石狮等能起到避害、报平安作用的形象。设计这款车灯时,我故意一环一环地用灯光把它凸现出来。”

茨威格在《人类群星闪耀时》说,“一个人最大的幸运,莫过于在他年富力强时,发现了自己的人生使命。”在这点上,张帆无疑是幸运的。他觉得自己的设计, “从来不说最美,只为一眼直击心弦的震撼……”

在张帆看来,作为汽车设计师,荣耀和自豪莫过于两件事:一是只开自己的设计作品;二是相比建筑,汽车流动在街头,可以成为真正改变人们生活和社会风貌的流动风景。

 

来源:广州日报